·首页  ·杂志简介  ·组织机构  ·领导题词  ·香港华侨华人总会  ·杂志阅读  ·广告发布  ·订阅杂志  ·联系我们

 

大学者青年时代的小故事

 

  把洋作家写的《大唐狄公案》介绍 到中国来的第一人

  国内外很多人都知道,现任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学院博士生导师的赵毅衡教授,是国际上著名的比较文学大师、文艺评论家、作家、诗人和翻译家。他不但天资聪明,学习刻苦,而且学习方法独特,与众不同。他学识渊博,但无书生气;文笔好,口才也好;爱动脑筋,思想活跃,思维敏捷,多才多艺。自大学毕业以来,赵毅衡与我一直保持着联系,他赠送我不少他写的书,从国外回来时也多次到北京来看望我。

  他青年时代有许多十分感人的小故事,我首先要讲的是他当年做学生时,就成了将世界汉学巨擘荷兰人高罗佩所著中国公案小说《大唐狄公案》介绍到中国来的第一人。

  高罗佩虽以外交为职业,并担任过荷兰几任驻外大使,但他却是一位寥若晨星的世界汉学大师,更是一位享誉世界的、杰出的中国公案小说作家。他在20世纪50-60年代花费15年时间用英文创作了《大唐狄公案》,这部巨著约140万字,分16个中长篇和8个短篇。主人公是我国唐朝一代名相狄仁杰,写的是唐代高宗皇帝时期,狄仁杰在州县及京都为官时,刚正不阿、大智大勇、断狱如神的故事。高罗佩将此书写得十分精彩,它一问世,就风靡了西方和世界其他许多国家,英、美不断再版,其他非英语国家也将其从英文译成本国文字,足见这部巨作在世界上受欢迎的程度。可是直到20世纪80年代,这么一部描写中国人、中国事,播扬中国古老历史和悠久文化传统的中国公案小说在我国却鲜为人知。而让狄公小说回到它的故乡、使中国读者开始知道并阅读到这部巨著的开拓者不是别人,正是当时还在做学生的无名小卒赵毅衡。

  年轻学子目光如炬

  1980年,当时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研究所读研究生的赵毅衡在北京图书馆读到了《大唐狄公案》的英文原著。这位年轻的学子慧眼独具,他认为这是一部大长中国人志气的巨著,应该尽快让它回到狄仁杰的故乡中国来,让中国的广大读者尽快读到这部应属于他们自己的书。他还坚信,此书一旦翻译出版,定将受到中国及世界各地华人读者的热烈欢迎。于是,他立即写了一篇题为《脍炙人口的西洋狄公案》的文章,向中国读者介绍这部巨著。文章先在《读书》杂志上发表,1981年1月5日《人民日报》又予以转载。此文一发,立即在国内引起强烈反响和极大关注,一些杂志社、报社、出版社纷纷写信或派专人到北京,要求赵毅衡将此书翻译成中文本,以飨广大中国读者。赵毅衡本想亲自参与翻译此书,但这时他忙于赴美国讲学,无暇顾及,于是就把这项工作交给了我。他到了美国后,又给我寄来《狄》书原著,同时继续撰文介绍、宣传这套书。于是,我和友人胡明、赵振宇及我的夫人李惠芳历尽艰辛,从1981年春至1986年夏,先后用去五年多业余时间,一鼓作气地完成了这部巨著的翻译工作。

  此书翻译出来以后,正如赵毅衡所预料的那样,立即在国内引起了强烈反响,读者对该书可谓有口皆碑。据不完全统计,自中译本问世20多年来,近20家报刊杂志陆续连载了其中部分故事,6家出版社先后出版了全集、准全集或选集,并且不断再版,包括台湾地区在内的5家出版社出了部分单行本或连环画书,3家电视台和3家电影制片厂改编拍摄了电视连续剧和电影。《狄仁杰断案传奇》等电视连续剧在全国各地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不断播映。此外,你只要上网搜索“陈来元”、“大唐狄公案”或“狄仁杰断案传奇” ,在国内外一些大网站上均可看到引人入胜的狄公故事及读者赞美该书的评论。可以说,“狄公热”至今有升无降。

  这一切均进一步证实了青年时代赵毅衡的眼光多么具有前瞻性。所以我要说,虽然赵毅衡没有直接翻译此书,但他作为将《大唐狄公案》介绍到中国来的第一人,是功不可没的。

  “真不知他是怎么学的”

  赵毅衡是在1963年9月进入南京大学外文系英文专业学习的。他从读一年级开始,就显示出过人的才华,成为班上的学习委员。他这个学习委员绝非徒有虚名,的确为活跃班里的学习气氛、促进同学之间友谊和共同提高做了许多工作。其时,我是班里的团支部书记,还是唯一的党员,于是他常常就如何进一步搞好全班的学习问题向我提建议,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同学特爱动脑筋,点子很多。尽管他热心社会工作,也花了不少时间为全班同学的学习服务,但他的学习却是越来越拔尖。

  进入二年级以后,赵毅衡在学习上就逐渐有点“喧宾夺主”了。就是说,学校规定的教科书上的学习内容已越来越不能满足他的学习需求,他吃不饱,于是他就开始向教材以外的知识领域进军了。记得我们一般同学那时在学好课本知识以外,就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去泛读课外外文书籍了,有空余时间读几本,也是离不开字典。而赵毅衡却有本事基本上不需查字典就能读懂英文原著,而且一个晚上就能读一本。我问他是怎么读的,他说,读书不一定要从第一页读到最后一页,而是要抓住重点或主要部分,能把全书内容梗概、有用的句型、表达方法等等读懂、读通,掌握即可。

  他说得很简单, 我们却不禁要感慨:“真不知他是怎么学的。”

  创造条件“偷”着学

  “文化大革命”中,赵毅衡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我们华东地区大专院校68届的外语毕业生在安徽省霍邱县的城西湖军垦农场接受解放军再教育结束后,绝大多数人都被分配到了国家有关部门工作去了,但一小部分学生却被安排到南京某地继续集中学习,进一步进行思想教育。赵毅衡是其中之一。当时主要学习政治理论,《毛泽东选集》是必修课。在学习班中,赵毅衡是学习《毛选》最认真、最用功的学员之一,大家都看到他整天捧着一本《毛选》在聚精会神地阅读。赵毅衡认真学《毛选》不假,但殊不知他在学习毛泽东思想的同时也在搞一点学外文的副业。原来,在反复阅读领会后,他又将《毛选》中的文章一篇篇在大脑中试着翻译成英文。这样,一方面加深了对毛主席著作的理解,一方面又复习了英文,提高了自己的中译英的能力。你看,他这样做不但给上级领导一个学习刻苦认真的好印象,又在没有条件学英文的情况下,利用学《毛选》这个机会,自己创造条件来“偷”着学英文。

  一篇《论莎士比亚的荒唐》感动了莎士比亚专家

  后来,该市成立了师范专科学校,并设立了外语科。但外语师资不足,更缺乏高水平的英语教师。这给仍在煤窑烧砖的赵毅衡带来的改变命运的机遇。不久,赵毅衡就被调到该校当起了英语老师。

  赵毅衡从烧砖工人一下子变成了大学教师,可算是从糠坛子跳到了米坛子里了,学校和学生也因这位才华横溢的赵老师担纲教授英文而大获其益。但良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这家师范专科学校毕竟不是像赵毅衡这样的人才应该长期待下去的地方。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国家逐步恢复了高考和研究生招生制度。赵毅衡自然不会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但此时“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依然存在,社会上的人事关系也十分复杂,赵毅衡深知他要离开这所学校绝非易事。但赵毅衡毕竟是赵毅衡,他自有办法。他知道,只有上面有权威的大单位、大部门来调他,此事才能办成。于是,他决定报考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生,考取后由社科院来调他。但报考研究生是要原单位开证明的,如赵毅衡就此事向学校公开提出,按当时的情形,校方能否同意实在是个未知数,很有可能不让他报考。于是,他写了一篇题为《论莎士比亚的荒唐》的论文,寄给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学术权威、全国最有名的莎士比亚专家卞之琳教授。《论莎士比亚的荒唐》,好家伙!别说是一个普通的青年教师,就是有名的大教授,又有几个人能够或敢于指出世界大文豪莎士比亚的荒唐来。然而,赵毅衡能!赵毅衡敢!据说当卞教授这位著名的莎士比亚专家读了赵毅衡的这篇“狂论”后,十分赞赏,感叹道:“如果这篇文章确是赵毅衡这个年轻人写的,我就看到中国文学青年的希望了。”为了辨别真假,在卞教授的特别关照下,中国社科院同意赵毅衡可以不提供原单位证明而到北京参加该院研究生的考试,包括参加卞教授对他进行的面试。

  当时笔试不让带字典,这下可帮了赵毅衡的大忙。因为带字典考试,考出的成绩难免没有水分。不带字典,才是硬碰硬。由于“文革” ,多数考生的业务都荒疏了,很多人都考不及格,而赵毅衡在满分100分之外还获得了16分的加分,以超高分的突出成绩获得第一名。与此同时,卞教授对赵毅衡进行了面试,不但证实了《荒唐》一文确是出自赵毅衡之手,而且亲身感受到他面前的这个后生实在可畏,决定收为门下弟子。这样,赵毅衡终于成了中国社科院外文研究所的一名研究生。

  一个喜欢迎接新挑战的人

  赵毅衡一开始研究的课题是欧美诗歌。但他很快就把研究欧美诗歌当成副业了,或者说他改行了。

  他在很短时间内就超额完成了导师所要求的学业,故决定将主要时间和精力用于研究一门大学问——比较文学。我对比较文学是个门外汉,只听说一般人不敢问津,有从事这门学科研究的一般也只是研究外国文学界某一作家、某一个文学类别、某一流派或某一时期等等,再与中国对应的方面进行比较,研究其相互关系、相互影响。而赵毅衡研究的内容可以说是包罗万象。他研究的对象不限世界上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时期、哪一个流派、哪一种文学类别、哪一个作家,而是世界文学领域内的方方面面,还要研究中国的先秦诸子百家、唐诗、宋词、元曲、明请小说、近代、现代小说、诗歌、散文及其历代作家、诗人、流派等等,在此基础上再对中外文学进行比较研究。赵毅衡就是这样一个喜欢迎接新挑战的人,一个敢于做前人未做之事的人。赵毅衡的毕业论文是《新批评——一种独特的形式主义文论》。据说社科院和北京其他两所著名高校的专家教授组成的评审委员会对这篇长达近10万字的论文十分赞赏,称这是他们在比较文学领域读到的成就最高的一篇论文。

  还有一个关于赵毅衡敢于不断创新、独辟蹊径的小故事。他在卞教授的精心指导下,学业飞长,不期却向恩师的学术观点发出了挑战。于是,他就同一个课题写了一篇与卞教授观点相反的论文,竟和卞教授的文章同时发表在一家很有权威的同一期学术刊物上。这真是一对难得有的恩师贤徒。

  “这个人我们要定了”

  正当赵毅衡在中国社科院的学业快要结束的时候,有消息说美国在当年要取消在中国招收的访问学者、研究生由中方教育部门推荐、美方接受的传统做法,改由美国驻华大使馆文化处对申请人直接进行考核,再择优录取。赵毅衡知道这一消息后决定一试。这次,他事前请示了有关领导,获口头认可后,便开始行动。他首先找到了我,希望我帮他与美国使馆文化处取得联系。其时我在比利时驻华大使馆任翻译,由于我的关系,他的申请书和有关学术论文顺利地交到了美国文化参赞的手中。当时向美国文化处提出申请的人为数不少,但文化参赞看了他们的申请书后就基本上没有下文了,有的还被参赞扔进了纸篓。但赵毅衡的申请书使参赞眼前一亮,他说此人申请书写得好,英文也很好。又抽看了几篇论文,就通知赵毅衡到文化处面谈,实际上就是面试。

  美国文化参赞对赵毅衡进行了全面考核,甚至给他出了不少难题、偏题,赵毅衡都能谈笑风生,应付自如。赵毅衡离开后,文化参赞说:“这位赵先生真是个学问渊博的人,我好不容易在中国才发现了这样一位确有真才实学的年轻学者,这个人我们要定了。万一他的单位爱才、惜才不肯放他走,我就去和他们谈,一次谈不下来谈两次,两次不行谈三次,直谈到他们同意放人为止。”

  尾声

  赵毅衡于1968年从南京大学毕业,1981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取得硕士学位后,赴美国讲学、继续深造,后来获伯克利加州大学博士学位。1988年至今,一直在伦敦大学执教。长期来,他在读书、研究、教学之余辛勤笔耕,不断将研究成果付诸笔端,所著颇丰。代表作有《新批评-一种独特的形式主义文论》、《符号学导论》、《苦恼的叙述者》、《当说者被说的时候:比较叙述学导论》、《必要的孤独-形式文化学论集》、《居士林的阿辽莎》、《两条河的意图》、《窥者之癖》、《对岸的诱惑:中西文化交流史人物》、《远游的诗神》、《礼教下衍之后:中国文化批判诸问题》、《沙漠与沙》、《芜城》、《伦敦浪了起来》、《豌豆三笑》、《西出洋关》、《握过元首的手的手》、《美国现代诗选》等,此外还有英文著作若干。

  目前,他与夫人住在伦敦市郊一座带花园的别墅里,在教学、指导学生、写作之余,主要是继续读书。据称,他家中有藏书10000多册。人道读书破万卷,笔下自生神,难怪他是如此一位学富五车、著作等身的大学问家了。



 

主办单位:香港华侨华人总会
出版单位:华人世界杂志社
荣誉顾问:庄世平 陈有庆
      单 声 邱维廉
名誉社长:陈守仁 林世荣
社 长:古宣辉
常务副社长:李 皓
副社长:何 军(兼)
总编辑:勒德西
副总编:崔宝田 王建军
编辑部主任:刘丽琴
对外联络部主任:李英男
副主任:宁海平
专题部:董林 于士群
广告发行部主任:李彦国
市场运营 总 监:杨文学
市场运营副总监:何 军
本刊法律顾问:李荣农
定 价: RMB(人民币) 20.00
     HK$(港 币) 25.00
     USD(美 元) 5.00

通讯地址:北京中南海邮局1735信箱
电 话 010-63094673 63094645 传 真:010-66113499
Email:chineseworld@263.net 网 址:www.chineseworld.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