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杂志简介  ·组织机构  ·领导题词  ·香港华侨华人总会  ·杂志阅读  ·广告发布  ·订阅杂志  ·联系我们

 

驰骋乒坛"中华第一代削球女王"
——访前世界冠军林慧卿

2008年7-8月号 作者:文/刘丽琴



当年,毛泽东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与体育界人士及乒乓健儿合影留念



与周恩来总理打球



  编者按:

  “2008北京奥运”祥云火炬五洲四海传递,象征着和平、友谊的火炬,铭刻着炎黄子孙的深情祝愿,凝聚了中华儿女数代人的百年期盼,承载着无数人的梦想和付出艰辛的拼搏。在北京奥运盛大开幕的时刻,我们也不能忘却老一辈优秀运动员们为中国体育运动所做出的卓越贡献,其中也包括了许多老一辈优秀归侨运动员的功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先辈运动员们当年也是满怀参赛奥运的未酬抱负,他们未圆的奥运梦将由年轻的中华奥运选手们实现。让我们深情企盼北京奥运中华健儿齐征战,高举火炬,勇攀体坛高峰,迎接激动人心的时刻,吐气扬眉奏响凯歌。

  林慧卿(1941~)女,乒乓球运动员。原籍广东新会,出生于印度尼西亚,1959年回国,参加上海市乒乓球队,1960年入选国家队。横拍削球打法,善攻稳守,步伐灵活,动作稳健。1965年作为中国女队主力队员参加第二十八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为中国女队取得了第一个女子团体冠军。并获女子单打亚军,与郑敏之合作获女子双打冠军,与张燮林合作获混合双打亚军。1971年在第三十一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仍是中国队的主力之一,获得女子团体亚军,并获女子单打,与郑敏之合作的女子双打、与张燮林合作的混合双打三项冠军。1962年获运动健将称号,三次获国家体育运动荣誉奖章。

  1972年,随中国代表团第一次访美,亲历“乒乓外交”。1979年任中国乒乓球协会副主席,1975年、1978年当选为第四届、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1983年当选为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1997年7月,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再次访美,参加纪念“乒乓外交”25周年的活动。现任香港华人华侨总会荣誉会长。

  乒乓球可说是中国的“国球”。自容国团1959年在第25届世乒赛上为中国体育夺得第一个世界冠军以来,中国乒乓球队战绩彪炳,已先后在世界大赛中摘取了多枚金牌,中国已成为无与伦比的世界乒乓球超级大国。今天的乒坛星光灿烂,英才辈出,在这些优秀的兵乓健儿闪光的名字背后,该有多少教练、陪练人员还有老一辈运动员付出的心血啊!其中也有早年海外归侨和港澳优秀乒乓球运动员立下的丰功伟绩。

  被誉为“中华第一代削球女王”的印尼归侨林慧卿就是其中的一位。当年,这位驰骋乒坛的女将,曾经是一颗耀眼的明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讲述了昔日夺冠的动人故事,其中闪现着传承至今的自强不息、团结拼搏的中国乒乓精神。

  当年的小将曾获全印尼冠军

  祖籍广东新会的林慧卿出生在印度尼西亚的一个华侨家庭,童年时就喜欢上了乒乓球运动,经常跟着大人一起去玩。上中学后,她参加了一个名为“同益社”的福建社团,经常去社团打球,去得人多,大家轮流打,渐渐地这样已经不能满足林慧卿的兴趣。于是她找了打得最好的队友开始了专门的基本功练习。这位队友曾经作为乒乓球队员跟随印尼的体育代表团访问过中国,也算是她的启蒙教练。

  更让她高兴的事情来了,1958年,她观看了一场难得的世界冠军的表演赛,已获得世界冠军的日本著名运动员荻村也来了。观看完那场精彩的表演,林慧卿兴奋的不得了。她那时还在印尼华语报纸看到自己敬仰的孙梅英、王传耀代表国家参加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我很羡慕他们,当时真的是非常的吸引我,也觉得当一名乒乓球运动员很光荣。我真希望有一天也能像他们一样上场参加比赛。”

  林慧卿酷爱乒乓,勤奋好学,抓紧机会磨练提高球技,很快在孩子们中间脱颖而出,1957年、1958年她曾两次蝉联全印度尼西亚女子单打冠军。她从就读的华文名校雅加达巴城中学高中毕业后,1959年初,她回到向往已久的祖国,考入上海体育学院学习,同时入选上海乒乓球队,开始了乒乓球的系统训练。林慧卿勤学苦练,技术水平提高很快,1959年第一次参加全国青少年乒乓球比赛,就获得了第三名。

  资料链接:

  如果我们翻阅乒乓球运动发展史就会知道,在上个世纪70年代前,世界乒乓球运动的发展大体可以分为3个时期。1926至1951年为第一时期,这一时期是欧洲乒乓球运动的全盛时期。期间共举办18届世界锦标赛,117个冠军,欧洲选手夺得109个,占93%。第二个时期是1952至1959年,这一时期是日本队称雄世界乒坛的时期。期间共举办7届世界锦标赛,49个冠军,日本选手拿走24个,占49%。

  上世纪60年代为第三个时期,这一时期中国乒乓球运动兴起。期间共举办5届世界锦标赛,中国队参加3届,3届21个冠军中,中国选手夺得11个,占52%。这个时期中国选手的直拍近台快攻打法引领世界乒坛潮流。1959年,容国团在第2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获得男子单打冠军,1961年在北京举办第26届世乒赛,中国男队取得了男子团体和男单冠军,从而拉开了中国乒乓球世界称雄的序幕。乘着这股东风,63年中国女队奋起直追,林慧卿与她的队友们,正是在这个时期活跃在乒坛的。

  “人生能有几次搏”

  林慧卿打球的特点:横拍削球,稳守善攻,被誉为“中华第一代削球女王”。迄今为止,她还被乒乓球界公认为打球姿势最优美的运动员之一。1960年,她和其他107位运动员一起入选国家乒乓球集训队到北京训练。

  经过一年多的训练,1961年林慧卿作为上海队的主力队员参加了全国乒乓球锦标赛,在团体赛中战胜了世界女子单打冠军邱钟惠。在女单决赛中,又和邱钟惠相遇,虽然对方获胜,但林慧卿也成为了当时乒乓球界引人注目的人物。1963年,她在上海举行的全国乒乓球锦标赛中获得女子单打冠军。1964年,在南京举行的全国乒乓球锦标赛中,与张燮林获混合双打冠军。

  1963年,在第二十七届世乒赛中,林慧卿3∶0曾战胜过著名的日本选手关正子,爆了冷门。但她并未最后夺得桂冠。当时,林慧卿并不满足打败一两名强手,她已暗下决心:要攀登世界乒坛最高峰。但她也深深懂得,这并非易事,必须经过艰苦磨练。她深知自己打球最大的毛病是急躁,这对于一个打守球的运动员来说,是个致命的弱点。 

  林慧卿回忆说“当时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63年世乒赛男队拿到了冠军,女队一个都没有,当时社会舆论都在说凡是沾了女字边的都输。我和我的队友梁丽珍等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们决心一定要争口气,准备为女队打一个翻身仗。乒乓球队的领导考虑到当时男队强女队弱的这种情况,64年底派容国团正式执教女队。”

  “容教练是一个非常好的教练,他的水平很高。在思想上他教我们多从大局考虑,个人的技术上教我们怎样提高和加强自己的优势,有针对性的训练,加强了技战术的训练。我打球时,若打得不顺手或者打得别扭,就容易着急,一着急就输得更快。针对这弱点,容教练教我:‘小不忍,则乱大谋。’要多加强思想修养。面对强大的世界冠军日本队,在比赛中怎样充分地发挥你的技术水平,打出你的风格,是最重要的。‘艺高人胆大,胆大艺更高。’这些话一直鼓舞着我,让我充满了自信和勇气。”

  为了克服自己急躁的缺点,实现自己攀登世界乒坛最高峰的目标,林慧卿还真有一股倔强劲儿。在训练场上,她完全以崭新的姿态出现。她被同伴打得别扭了,再困难的球,她都尽最大的努力去把它救起来,有时累得站也站不住了,为国争光的信念使她振作起精神,咬牙坚持下去。为了激励自己,她在球网上挂上小标语牌,上面写着“没有救不起的球,只有不顽强的人”、“不要错过锻炼自己的机会”等。

  为了帮助女队在第二十八届世乒赛上打翻身仗,1964年,素有乒坛“智多星”之称的徐寅生运用辩证法讲了自己打球的体会。这篇名为《关于如何打乒乓球》的讲话于1965年1月17日被《人民日报》加编者按发表。毛泽东主席称赞“全文充满了辩证唯物论,处处反对唯心主义和任何一种形而上学”。徐寅生讲话在全国引起积极反响,也帮助中国乒乓球队扫除了思想上许多盲目性,更鼓舞女子乒乓球队次年打了一场翻身仗。

  “当时我们除了学习重要讲话的精神之外,还是要加强训练。1964年4月,应周恩来总理邀请,世界冠军日本女排的教练大松博文来华访问,对中国排球训练作出了有益的指导。他的队友们称其为‘魔鬼教练’。当时容国团任我们的总指导,梁友能任教练,梁教练就用大松的大难度、大密度的极限训练法来训练我们。”

  “我和郑敏之是打削球的,教练的这种‘极限训练’让我们累得不得了,一筐筐的球连续不断的打,又快又急的球,前后左右的急促奔跑冲刺,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们非常的疲劳,我和郑敏之累得直掉眼泪。那时,我们最强大的对手就是日本队,能不能赢她们,心里没有底。这种有针对性的训练大大提高了我们的技战术水平。”

  四十年前的中国,粮、油、肉等许多食品必须凭票购买,许多人因营养不良造成全身浮肿。而当时的日本和欧洲一些国家,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技战术水平,都在中国之上。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没有任何的物质奖励,我们一心只想为祖国争取荣誉,为中国乒乓球队夺取世界冠军。”林慧卿回忆说,那时候,跑鞋特别硬,袜子质量差,赛前重负荷训练下来,脚掌必定起泡。为了不影响训练进程,队医用针将泡刺破,然后在脚底垫点棉花。我们继续训练,士气高涨斗志昂扬,丝毫不顾疼痛,心里想得最多的就是磨练自己的意志,要为女队打翻身仗。

  比赛渐渐临近,就要跟日本队赛了,林慧卿头天晚上紧张的睡不着觉。

  第28届世乒赛中国女队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首次夺得女子团体世界冠军。林慧卿回忆起当年精彩的比赛,宛如昨日。她显得有些激动。“攻球手梁丽珍和李赫男一路冲杀打败了欧洲所有的强队进入女团决赛,我在前面仅上了一场,是对欧洲冠军前苏联队。要打决赛了,对手是世界冠军日本队的深津尚子和关正子。教练派我和郑敏之上阵,场上的人为之震惊:‘中国出奇兵了’。我们两个削球手最终3∶0得胜。”

  中国女队战胜了曾六获世界冠军的日本女队,首次捧得考比伦杯。教练容国团把比赛过程喻为梁、李两人画龙,林、郑两人点睛。林慧卿个人单打冲进决赛,遗憾地负于日本的深津尚子。可喜的是,她与郑敏之合作为中国队获得第一个女子双打世界冠军。林慧卿说:“第28届世乒赛让我最高兴的是中国队得了团体冠军,因为这是国家、集体的光荣。”

  谈起那场与日本的深津尚子之战,林慧卿颇感遗憾:“我要进入女子单打决赛了,头天晚上教练也不开准备会,不像打团体赛时那样重视,我感到有些奇怪。第二天上场前,容指导告诉我说,你的那个新学的发球法不要用了。这个发球新技术出其不意运用,是我得分的手段。上场前教练这样交代,我就一下子乱了阵脚,一上场就以0:2落后,连输两局。我打乒乓球有股不服输的劲头,没有道理,难道就这样输了?于是我冷静下来,比分追到2比2。第五局时开局不好,但比分一直拉锯着,最后输掉了。事隔几十年后,我们的老领导跟老队友们在一起时谈起当年的那场比赛,我说是不是当时不要我拿冠军呀,他们说,当时我们拿的冠军太多了!这件事让我很遗憾。因为我在团体赛中赢过深津尚子,心想总可以再拼一个冠军。”

  “那时候,单打和双打、混双都在同一天打,安排不科学。我一天之内打三场决赛,打到中午已累得根本吃不进东西。我胃痛得厉害,腿又抽筋,整个人完全靠着毅力在支撑着。”她回忆说,容教练的那句话“人生能有几次搏,现在是搏的时候了!”,“这句话一直激励着我和我的队友们拼到底。”

  新闻资料链接:

  世乒赛、奥运会、世界杯三项冠军集于一身被称为“乒坛大满贯”。在世乒赛上遍尝单打、双打、混双和团体项目的金牌滋味,则可称为“世乒赛大满贯” ,这是一项永远无法超越的纪录。迄今为止,拿到“世乒赛大满贯”的共有11人,其中4名为中国选手,即林慧卿、曹燕华、刘国梁和王楠。7名外国选手中有中国球迷所熟悉的荻村伊智朗、松崎君代、玄静和、匈牙利名将巴纳、罗塞亚努(罗马尼亚)等。

  在那个年代他们从薄冰上走过

  乒乓球运动在中国的发展历程,同样浓缩着中国社会的巨变。

  65年后,正当中国乒乓球进入鼎盛时期,一股难以抗拒的寒流刮来,春意盎然的乒乓球界遭到无情的摧残。“文革”来了,造反派、红卫兵来了,她们被迫停止了一切训练。林慧卿说:“当时,我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夜之间,贺老总、荣高棠等领导都会被批斗了呢?我们是保皇派。在那个黑白颠倒的年代,作为运动员你拿的世界冠军越多,犯罪越大。”

  渐渐平静下来的林慧卿继续对记者回忆道,“1970年,中国乒乓球队开始恢复训练了。我们四、五年没拿球拍了。一天深夜,日理万机的周恩来总理来到首都体育馆,看我们训练,和我们握手。总理对我们的关心,极大地鼓舞着我们每一个人,这种力量犹如千军万马。”说到这里,她的眼眶湿润了。“我们马上就意识到国家需要我们,为祖国争取荣誉的时候来了。”

  林慧卿和她的队友们在紧张的备战中,到日本去参赛,她们的心理压力非常大。一是不能给国家抹黑,二是不能给文化大革命抹黑,三是当时日本的反华势力的影响。她说:“几年没有训练了,我和队友都不了解对手,没有针对性的训练。而对手一直在研究我们。当然我们也练了一些新的打法,这些技术对手也不了解。就这样,不到一年的训练,我们又上场了。”

  第31届世乒赛,中国队在名古屋的一举一动都成了各国媒体追踪和报道的目标。一是因为当时中国正处于“文化大革命”,参加这届世乒赛是中国中断一切国际体育比赛后恢复的首次世乒赛;二是因为中国队早在1959年到1965年那段时间就以精湛的球艺享誉世界乒坛,在连续中断第29届、30届世乒赛之后,中国队还能不能再现辉煌,也是受广泛关注和评议的一个焦点问题。

  这次比赛的女子团体也是中、日决赛,第二盘由林慧卿对新手大关行江,林慧卿关键时刻求胜心切,几次扣球出界,以23∶25失利。中国队终以1∶3居亚军。

  林慧卿回忆说,“打到团体赛时,我们输了。我和大关的那场比赛就差两分。我很难受很痛苦。团体赛输了,我好像都不会打球了,整个气势下来了,脚发软人都虚了。晚上睡不着觉,想起周总理接见我时,告诉我‘要大胆谨慎’,因他了解我的风格;想起毛主席的话‘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想起教练的鼓励与期望;想起不能辜负全国人民的希望。就这样不断地给自己鼓劲。”

  团体赛完后只休息一天又要开始新的比赛了,运动员必须要在一天内调整自己的心态,再次振作起来迎接新的挑战,这需要很顽强的毅力和斗志。那一天林慧卿过得很辛苦。

  在如此重压之下,林慧卿没有辜负所有人的期望,她一人拿下了三项冠军,除单打外,女双与郑敏之合作,混双与才华过人的张燮林合作。她说:“能拿下这三项真不容易。我当时就是拿出拼的心态,用运动员的话说是拿出命去搏的。”

  连同第28届的团体冠军,林慧卿成为完成“世乒赛大满贯”纪录的第一位中国球员,创造了中国乒坛的一项新纪录。林慧卿被外电誉为“攻不破的防线”。

  报道文摘链接:

  林慧卿的奥

  在乒乓国手之中,林慧卿的打法似乎变化不大,左削一板,右削一板,有机会才突击反攻。

  但是,凡是与她交手过的,无不五体投地。而一些乒乓球专家们,则更推崇备至。举例说,日本理论家荻村伊智朗,在他一九六七年所著的《乒乓战术与技术》一书中,便用专门的一章来论述林慧卿,题目是“女子削球的最高峰”。根据荻村研究,林慧卿似乎雷同的切削中,蕴藏着无数变化。这种变化,不要说观众看不到,就算她的对手,在球拍未接触林慧卿削来的球前,也难判断。林慧卿打法的奥妙、精彩,令人叹服,便在这里。

  日本乒乓界对中国名手的研究很深入,荻村从林慧卿的球拍、握拍方法,一直研究到她比较经常采用的战术。洋洋数千言,还用了许多图解与图片,着实不简单。

  据荻村的观察,林慧卿的全盛期,是在一九六六年之后开始的。她的成就,是由于以革命理论为指导,不懈地进行艰苦练习。

  荻村写这本书时,林慧卿在世乒赛女子单打中,最高名次是亚军。为她做了那么高的评价,后来果然得了世界冠军,不能不说荻村目光如炬了。

  荻村根据许多重要战役中林慧卿的表现,来分析她的打法,总的来说,是个“变”字。

  乒坛盛开友谊花 亲历“乒乓外交”

  1971年春天的日本名古屋之战,是中国停赛五年后首次参加世乒赛。中国运动员“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引出了震动全球的“乒乓外交”。

  乒乓球在中日关系和中美关系中发挥了非常独特的作用。1971年,第三十一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名古屋举行,庄则栋与美国选手科恩偶然相遇并建立友谊,然后是美国乒乓球代表团访华,周恩来总理会见了他们。后来被称为“小球转动大球”的乒乓外交,不仅是乒乓球历史上的佳话,也是外交史上的佳话。乒乓外交不仅打开了中美关系的大门,而且成为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序曲。想起这些,我们深切怀念为中日乒乓球交流、为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付出巨大精力的周恩来总理。

  “31届世乒赛后,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我们。当时是一个重要的会议,我们进去后都坐在后面。总理发现了,他说,乒乓球队的代表来了吗?(让我们都坐在前面)他们都是为国争光的运动员,他们用小球震动了地球啊!当时我们是第一次听总理讲这句话。”林慧卿回忆道,“总理说,这个小球震动了地球,这个球要继续转动,就问我们,我们准备回访美国,你们敢不敢去美国啊?就问我,林慧卿、郑敏之你们敢不敢去?去美国,不是耿飙同志去,也不是姬鹏飞同志去,而是庄则栋、林慧卿、郑敏之去嘛。”

  “听到总理的这些话,我们非常高兴。第一次作为中国人,中国人民的代表去美国访问,我们感到十分的光荣,特别的自豪。”

  推动了地球的小球时刻没有停止转动,在周恩来告诉中国乒乓球队,要准备到美国去的同时,也同意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访华。之后,尼克松总统、田中首相等相继访华。 

  乒乓外交是中国外交的创举。乒乓球运动成了政治的微波炉,中美之间的坚冰从此开始融化。一枚小小的银球,旋转出和平的音符,在冷战世界里播种了一棵绿色的橄榄枝。这是历史赋予中国乒乓球的神圣使命,是中国乒乓球队的无上光荣。

  1972年4月,中国乒乓球代表团对美国进行了为期18天的回访。林慧卿作为一名乒乓球运动员亲身经历与见证了这段历史。她说:“体育无国界。用体育促进与各国人民的友好交往,这种方式非常好,加强了世界各国人民对中国的了解。当年,我们到美国访问,一下飞机,都有欢迎的大标语,热烈欢迎中国乒乓球队到访,包括在车间,在学校,很多中文字,欢迎,欢迎。我们比赛的时候,比赛场上有很多群众,也是拿着五星红旗欢呼。赛场上座无虚席,观众都非常热情。后来我们还访问了一些大学,如密歇根大学、诗丹佛大学,那些大学生也都是列队欢迎,到处要我们签名留念。”

  1997年,中国乒协举办纪念“乒乓外交”25周年的活动,我非常荣幸地随队去了美国。25年前,我作为中国乒乓球队的队员,有幸亲身经历了举世瞩目的中美乒乓外交。25年后,当我们再次来到美国,见到了原来的乒协主席、教练员、运动员,连记者、保安都是原班人马,觉得分外亲切。最令人难忘的是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也接见了我们。”

  乒乓球 我一生的挚爱

  1971年世乒赛结束后,林慧卿挂拍执教于中国乒乓球队,1 979年起任中国乒乓球协会副主席。同年移居香港,改行从商。 

  “1979年,为了全家团聚,我离开国家队去香港定居。不久,应印度尼西亚国家乒乓球队的邀请,我去印度尼西亚为他们的教练员作短期培训。尽管当时我们国家与印度尼西亚的关系不太好,但由于我出生在印度尼西亚,印度尼西亚的领队又一再邀请,我也就去了。回香港后不久,我又接到荻村的邀请,去日本各大城市讲学。那时,还一直离不开乒乓球。”

  “到了香港以后,周围的许多亲戚朋友都劝我,搞体育不是长久之计,香港是一个商业社会,到了香港就应该经商。我当时想,虽然我已经离开大陆,离开球场,但还是应该为国家做点什么。80年代初,台湾当局不允许台湾人到大陆投资和经商。海峡两岸之间的生意,必须通过在香港的公司操作。在这种形势下,1982年,在取得对台办的支持后,我自筹资金,办起了公司,从事经香港转口的大陆与台湾之间的商贸业务。我希望用这种方式,能为海峡两岸的相互往来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当时这样的公司在香港有10多家。1987年以后,随着祖国进一步的改革开放,海峡两岸的交往也日益频繁,越来越多的台湾企业开始直接在大陆投资,我们公司也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开始另外开辟一些项目。”

  尽管如此,她这么多年来还一直从事着与乒乓球有关的事情,说到这里她马上又激动起来。

  “1992年以前,由于生意上的往来,能经常回内地,后来我们公司改了经营项目,就很少有机会回来了。但是,我心里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中国的乒乓球运动。只要国内与乒乓球有关的人到香港来,我都会和他们取得联系。最高兴的是1995年天津第43届世乒赛期间,我们这些老队员、老朋友欢聚一堂,心里别提有多激动!我当时和郑怀颖同住一个房间,我们每天晚上都激动得睡不着觉,聊啊,聊啊,总有说不完的话。”

  “在中国举办的世乒赛,如2005年在上海、2008年在广州,乒羽中心总是会邀请在国内外的前世界冠军观赛,我们到现场观摩新的技术发展趋势,过去的老领导、教练、队友相聚,畅叙多年的战斗情谊。现在想起这一切,依然让人激动不已。”

  林慧卿从没放弃以乒乓为桥梁,以银球促友谊,增进两岸三地同胞感情的文化交流活动。

  1993年,她参加了香港华侨华人总会的工作,坚持“爱国、爱港、爱侨、爱乡”的宗旨,做了许多有意义的社团工作。她曾担任侨总的创会发起人、康体委副主任、副会长、荣誉会长等职。近十多年来她每年都组织参加广州、深圳、珠海、澳门和香港五地乒乓联谊赛。还曾两次与中国乒协和赞助商合作,在苏州举办“胜华杯”比赛,邀请欧洲顶尖女选手前来与中国国家女队打对抗赛。接着,她讲述了事情的经过:“香港美丽达公司董事长梁淦基先生是我的同学。他听说柬埔寨举行女子世界杯乒乓球赛后,觉得赞助赛事不仅可以宣传企业形象,还可以促进世界女子乒乓球运动的发展。当时我从中国乒协副主席姚振绪那里得知,要举办欧亚女子乒乓球对抗赛,便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台湾胜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显雄,是梁淦基先生在商界多年的朋友,两人都非常喜欢乒乓球运动,当他向黄显雄董事长介绍此事后,两人一拍即合,黄显雄先生非常爽快地同意出资赞助这场比赛。”林慧卿说:“我对自己能有机会为中国乃至世界的乒乓球运动做我力所能及的事而感到高兴和激动。”

  2001年,她在香港发起两岸三地乒乓友谊联赛,以球会友。此后又办过两届,分别在台北、上海举行。

  林慧卿说:“乒乓球是我一生的挚爱。我的大半生精力都花在了乒乓球事业上。离开乒乓界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希望自己能为中国的乒乓球事业再做点什么。”   

  我生命中最难忘的时刻

  2008年8月8日,对于林慧卿来讲,能亲临北京奥运开幕式现场,对于她这个无缘参加奥运的老运动员来说意义非同一般。

  说起开幕式,林慧卿难以抑制自己兴奋和激动的表情。“这次我能看到北京奥运开幕式,那个宏大的场面实在是太令人震撼了。在生机勃勃的鸟巢向全世界生动地讲述中国辉煌悠久的历史,并让人们看到了中华文明给全人类带来的伟大贡献。开幕式太棒了,展现在我们眼前的一切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是我生命中最难忘的时刻。”

  北京奥运会没有辜负人们的翘首企盼,她背靠着博大精深的历史和文化,淋漓酣畅地向世界演绎了一出中国大戏。这是全中国人民的努力,也有海外华人华侨的贡献,是我们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努力,才会有如此完美的北京之夜,才会有奥运的成功,才会有中国的今天。

  “作为一个体育工作者,我能身临现场感受到这种气氛,能参与其中,让我感到非常的光荣与自豪。体育最能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面貌。北京奥运,让世界人民见证一个曾被称为“东亚病夫”的体育大国的崛起。中国人向世界充分展示了自己,让世界各国人民更好的了解中国,了解中国人民的友好与热情。‘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尤其当我看到五星红旗在‘鸟巢‘升起的时候,当那个可爱女孩唱着《歌唱祖国》的时候,我就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我衷心的祝愿我的祖国越来越强大!正如歌词里唱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的歌声多么嘹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主办单位:香港华侨华人总会
出版单位:华人世界杂志社
荣誉顾问:庄世平 陈有庆
      单 声 邱维廉
名誉社长:陈守仁 林世荣
社 长:古宣辉
常务副社长:李 皓
副社长:何 军(兼)
总编辑:勒德西
副总编:崔宝田 王建军
编辑部主任:刘丽琴
对外联络部主任:李英男
副主任:宁海平
专题部:董林 于士群
广告发行部主任:李彦国
市场运营 总 监:杨文学
市场运营副总监:何 军
本刊法律顾问:李荣农
定 价: RMB(人民币) 20.00
     HK$(港 币) 25.00
     USD(美 元) 5.00

通讯地址:北京中南海邮局1735信箱
电 话 010-63094673 63094645 传 真:010-66113499
Email:chineseworld@263.net 网 址:www.chineseworld.net.cn